行業新聞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新聞

傳統商場疫情之下的困局

來源:??????2022/4/15 8:05:10??????點擊:

YKK拉鏈行業新聞】

今年3月以來,全國累計演講外鄉感染者超10萬例,涉及29個省份,呈現出點多、面廣、頻發的特點,對實體商業的影響仍在繼續。


4月5日,因相關疫情防控需要,杭州來福士和城西銀泰城臨時暫停營業,配合防疫工作。4月6日,兩家商場在經過全員核酸檢測和專業全面的消殺工作后已經恢復營業。杭州來福士負責人告訴《聯商網》雖然恢復營業,但實際上還是沒有什么客流。


4月7日,杭州西湖銀泰也出現了確診病例,局部商戶在第一時間緊急關閉,且商戶員工在全員核酸檢測后隔離。下午商場也同步依照政府的指示做了全面消殺和相關員工核酸檢測。


這可能也是疫情常態化下,商場目前所面臨的一個尷尬處境,尤其是那些出現突發疫情的鄉村,而當下正處于疫情防控關鍵階段的上海,不少商場甚至出現暫時關閉的情況,多位受訪的上海業內人士均表示,此次疫情對業績、客流的沖擊力遠超以往。


此前,深圳因疫情暫停一周期間,據深圳市零售商業行業協會調查顯示,所有百貨、購物中心自2022年以來,銷售與客流相比去年同期均有所下降,逾越八成(81.8%百貨、購物中心企業表示,其銷售和客流同比去年的下降幅度均超過15%


難,成為商業人的普遍共識。


01


消費者需求不振


作為購物中心的主力店,影院通常扮演著客流引擎的角色,票房高低可以作為購物中心營收客流好壞的一個風向標。然而,今年年初以來影院人卻不得不面對票房慘淡的現狀。


隨著疫情影響范圍的擴大,暫停營業的影院越來越多,原本定檔清明節上映的11部影片紛紛撤檔,僅有三部進口片上線,全國影院營業率不足50%國產新片全部撤檔的情況下,今年清明節三天票房僅有1.1億元,創下了近10年(2020年除外)清明檔的最低票房紀錄。而3月電影市場的總票房僅有9.13億元,創下了近10年來(2020年除外)電影票房歷史新低。


電影院或許還不是最慘的從今年3月13日開始,杭州購物中心內的教培業態暫停營業,至今仍沒有重開的跡象,可謂損失沉重。而且對購物中心來說,這個業態原先能帶來穩定、繼續的客流量,而現在反過來可能還需要購物中心來減免他租金。


每一次因防疫要求閉店,也會安撫商戶,同時減免一些租金,比如這次對教培業態減免至少100-200萬的租金,這些利息也只能我自己承當。杭州某購物中心負責人婭青說道。


疫情發生至今已有近3年,雖然消費者對于疫情的恐慌情緒逐漸在減弱,但從總體上而言,消費者在去人流密集的商場逛街購物時總難免有些擔憂。雖然各大城市應對突發疫情的適應性增強,但疫情反復較為頻繁在一定水平上會造成消費者整體需求不振,消費欲望不強。


家住杭州的95后吳小姐表示,原本周末還會經常去逛商場,但這幾天杭州出現多起確診病例,尤其是4月5日有新冠病毒無癥狀感染者呈現在杭州來福士中心,當晚導致2000余人滯留在商場多個小時,一想到這個就心有余悸。實際上,采訪中發現,有這樣擔憂的消費者并不是個例。


杭州某購物中心負責人喬喬告訴《聯商網》防疫管控對消費者信心確實有很大的打擊,并且也實際造成商場沒有收入。原本清明假期前兩天的客流已經恢復至去年的八成,但4月5日有商場出現病例,導致4月6日中午的客流就很慘淡,不過,還不算最困難的


杭州某購物中心負責人古暢也表達了相似的看法。長時間嚴格的防疫舉措導致客流銳減,特別是餐飲、娛樂業態等受到較大重創。此外,商場無法慣例運作商業活動,活動場地管控,入口縮減,導致客流和銷售下降,市場信心也難以提振。


疫情對正常開業的購物中心影響尚且如此,對一些正在準備期的項目而言,壓力可想而知。杭州某準備項目負責人汪波表示,還是依照原計劃在推進,不過目前招商碰到問題很大,外地商戶根本見不到今年的開業計劃也都減少甚至停止了


02


商業人呼吁政策落地


喬喬坦言,繼續的疫情導致很難正常開展經營,甲乙雙方都快“解體”照這樣下去有些商戶很難扛過4月底,已經出現掉鋪的情況,據我所知,有知名開發商旗下某鄉村購物中心空置率甚至接近40%還出現知名開發商的區域平均招商率跌到70-80%


深圳市零售商業行業協會調查也印證了這一點,參與調查的百貨、購物中心均表示,2022年以來繼續出現品牌商鋪因難以為繼提出退租的現象;調研企業的品牌商鋪退租數量平均達24.4家,退租率平均為11.9%其中,退租率最 高的企業達到28%企業普遍反映,當前百貨、購物中心退租形勢嚴峻,甚至已有局部品牌商鋪因經營虧損直接關停,無法按時支付租金。


對甲方(商場)和乙方(租戶)而言,眼下最關鍵的希望更多的扶持政策落地能幫助解困。實際上,包括深圳、杭州、上海等局部鄉村也發布了相關政策助企紓困。


以杭州為例,3月27日,杭州推出促進服務業領域困難行業恢復發展40條政策,其中有提到減免市場主體租金。服務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承租市、區屬國有企業房屋,免除3個月租金、再減半收取3個月租金。


鼓勵非國有房屋租賃主體在平等協商的基礎上合理分擔疫情帶來的損失。各地可統籌各類資金,對承租非國有房屋的服務業小微企業和個體工商戶給予適當幫扶。對減免租金的業主,2022年繳納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確有困難的可按第3條申請減免。


喬喬指出,杭州目前還沒有進一步的細化方案,希望政策能盡快落地執行。喬喬的呼吁也代表了廣大購物中心運營者的心聲。實際上,聯商網》采訪的多位項目總經理均有提到希望得到政府實質性的支持。


婭青表示,整體在防疫上一年支出要200-300萬,能耗上面,杭州政策中提到水、氣費緩繳,而對購物中心而言,支出最 大的電費,尤其是今年電費價格還上漲了20%左右,希望政府在電費上能有一些補貼。此外,政策中更多的提到扶持小微企業,像我這樣的中型企業也一樣面臨高企的本錢,否也有相應的扶持政策呢?


針對政府在協助企業(商戶)紓困方面,古暢提出了幾個建議:


1出臺優惠政策:對于新興產業、中小微企業有不同維度的例如減免租金,稅費,水電費,低息貸款等扶持政策,保 障品牌的生存能力和創新能力;


2對于消費信心要有政府端的鼓勵政策,例如消費券、失業補貼、隔離補助金、醫療補貼、旅游補貼金等。讓民眾即使患病或者隔離都對消費有積極的信心;


3對于疫情管控要靈活人性化、有保 障民生和物資流通的舉措,降低對人民生活的影響;


4對于商業提振要積極的放開監管和審批政策,促進商業活動的落地。


5疫情調控執法方面可以更具靈活度,大范圍的一刀切封店措施要謹慎。


03


甲乙雙方需共克時艱


相比2020年,目前購物中心減免租金的情況并不多見。喬喬透露,并不是甲方不愿意降租金,實際上甲方的日子也不好過。從目前來看,大家對市場的預期已經跌到冰點。


汪波也表示,實體零售業客流下降很大,乙方業績普遍下滑,政府也要求甲方減免房租費用等,但甲方費用大幅上升,收 益急劇下降,兩頭壓縮的厲害。


今年3月,杭州四季青出現商戶“關檔抗議”要求市場方面退租或者降租,一定水平上把甲乙雙方的矛盾再度擺上了臺面。業主和商戶本身是不共戴天”兩個主體,困難時期,雙方都是受害者,一味要求一方承擔全部損失的訴求是有失公平的雙方應該同舟共濟,共克時艱,更好服務防疫大局。


有業內人士指出,一般購物中心在處置此類事情,按當地指引意見處置最為公平。對于受疫情較為嚴重的特定品類,或者特定商戶,購物中心應該在力所能及的情況下,盡量扶持,共渡難關。而商戶也不能忽略了與業主之間的合同協議,一味無理取鬧。


當然,誰都不能否認,業主或運營商與商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唇亡齒寒。盡管處境艱難,實際上已經有一些業主或商場開始行動起來,對商戶進行租金減免。


3月23日,上海環球港聯合常州江南環球港發布公告,宣布出臺“三送三減半”特別扶持政策,對商戶實行專項幫扶。包括購贈新冠肺炎專項安全,贈送線上線下媒體廣告資源,減免商戶半個月的租金、物管費、能耗費等費用,免費發放新鮮果蔬等多項具體措施。


綠地繽紛城上海各項目聚焦細化經營,實行更高頻率、顆粒度更細的風 險租戶梳理&評估&幫扶,一店一策;給租戶信心的同時,提供多個外賣平臺供商戶使用;提升更好的運營支持,疫情期間協助商戶做好線上下的營銷推廣。


聯商高級顧問團成員王國平認為,購物中心發展到現在和商戶之間仍然存在著嚴重的信息不對稱。商戶不清楚自己的租金構成,對租金高低沒有概念,只是希望購物中心能夠在困難之際扶持一下。同時,購物中心在疫情下承擔了很多責任,也沒有及時與商戶溝通,進行立場交換,引發商戶不理解,甚至誤解認為購物中心在疫情下,還是只想著自己發財。所以,購物中心的發展是甲乙雙方共同努力的結果,堅持良好的溝通是非常必要的


當然,不確定的環境下,減租也只是權宜之計,不論是商場還是商戶應該積極地從自身出發,主動作為,激活自身的經營能力。


所幸經過了近3年疫情的沖擊和“洗禮”商業人對今年的困難局面也早有預期和準備。聯商網顧問厲玲指出,去年難,今年當然也不容易,但是好在今年的困難已經擺在明處了應對起來會容易些,準備好了嗎?

老少配xx丰满老熟妇,性国产vⅰdeosfree高清,中文无码亚洲精品制服丝袜,中国农村真实bbwbbwbbw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